杭州市公述民评第四场:居家养老一年级大学季新生试听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09:06

第三福利院到底什么时候开放?为什么还有20%社区不建老年食堂?

第三福利院到底什么时候开放?为什么还有20%社区不建老年食堂?

杭州比全国平均水平提前11年进入老龄社会,以去年年底数字为限,全市有60周岁(含)以上老年人127.89万人,占户籍人口18.26%。

谁都会老,谁家都有老人,老年人过得好不好,也是这个城市文明程度、发展水平的一个侧面。昨天,2013公述民评面对面问政活动最后一场,就把焦点放在“推进居家养老和社区服务管理”上。

参加昨天第四场公述民评的140位市民代表,以老年人居多,很多老人亲自来到现场,询问居家养老服务、老年食堂、养老机构等热点问题。

与前几场公述民评相比,这次没有面红耳赤的针锋相对,问政一方以娓娓道来的建议居多,接受问政的市民政局、市卫生局和五个城区分管领导,则频频介绍明年养老政策、养老服务措施,现场充满了“温情”。

加大民办养老机构

收住杭州户籍老人补助力度

媒体代表、都市快报记者林琳(采写过《杭城养老机构现状调查》等报道,昨天,她作为媒体代表受邀参加公述民评大会,并现场提问):我们在采访中发现,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但很多民办养老机构却有空余床位。分析原因,一是收费差异;二是人员资质问题;三是地址远近问题;四是老人观念保守。想问民政部门,准备如何改进?

杭州市民政局副局长余岱:接下去,民政部门会按照国务院最新出台的《加快养老服务业发展的要求》,把国办养老机构床位让给经济困难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和低保户,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需要保障兜底的老人;闲置床位,则要进行定价机制改革。

明年,还会对民办养老机构实行星级管理,把政府对民办养老机构的补助与星级挂钩,星级越高、补助力度越大;我们还将加大民办养老机构,收住本市户籍老人的补助力度,鼓励老人进民办养老机构。

超过60岁可享受居家医疗服务

媒体代表叶峰:有没有考虑走近老人身边去的方案?

市卫生局副局长周智林:按照国家规定,超过65岁的老年人每年要上门服务;杭州市的标准则更高,超过60岁我们就上门,开展居家医疗服务。

另外,符合病情条件的我们还会开展家庭病床服务。包括中风、肿瘤晚期患者等;对需要卧床休息的或者是卧床不起超过80岁的老人;对有慢性病需要持续治疗的人,都会开展家庭病床服务。

居民投诉老年食堂有油烟

今后会通过配餐形式解决

民评代表:胭脂新村有一千多户老年人,但没有一个老年食堂。到2012年底,整个大杭州有967家社区、913家老年食堂,其中城镇只有408家老年食堂,还有一些老年食堂差不多办不下去了,请问老年人吃饭问题该怎么解决?

余岱:主城区老年食堂有408家,今天在场的五个城区是401家,滨江还有7家,而我们主城区现在一共是483个社区和农村,可以说主城区现在将近80%的社区已有老年食堂或已有老年食堂的功能。

剩下来的20%社区没有建老年食堂,主要有三类情况:一是没场地建,我们接下去会想办法落实好每百户20平方米的养老服务用房,通过这个途径来解决老年食堂场地问题;二是有场地但建不下去,居民投诉老年食堂有油烟,我们会想办法通过配餐形式解决老人吃饭问题;三是撤村建区的,可能迟一点再建。

在我60岁身体健康时,我为高龄老人服务

当我80岁,可不可以由低龄老年人为我服务?

民评代表:我是个低龄的老年人,60多岁,在我身体还比较健康的时候,我为高龄老人服务;当我80岁还活着的时候,可不可以由低龄的老年人为我服务?

余岱:这个事情杭州有在做,不仅在城区,在农村也在做,我们称之为“银龄互助”,也就是低龄老人为高龄老人服务,也叫做“小老人为老老人服务”。我觉得你的建议非常好,我们也将和老龄办在今后居家养老服务中,进一步把这个互助工作做得更好。

老人要求居家养老服务员为不同住子女服务

出现两次类似情况

取消老人享受服务资格

(视频)江干区夕阳红居家养老服务员:有些失能老人,连保姆衣服都要求我们洗;有些老人甚至要服务员去为其子女洗衣服、打扫房间。

江干区副区长沈燕俊:这个问题可能要分两个方面来分析。

一方面,享受居家服务养老且和子女同住的老年人中,有些是失能的,比如中度以上失能。对他们来说,家庭实际上是一个生活共同体,我们在给老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的时候,也是给家庭子女服务,希望给长期为失能老人服务的家庭成员提供喘息机会,这是不属于超范围的。

第二,如果是不同住的,因为有了居家服务把子女的衣服等直接让服务员洗,这属于超范围的,居家养老服务员可以及时打电话给公司,向社区和居家服务站联系,每个社区都有居家社区服务站,会马上派工作人员上门来了解情况,如果属实的我们会对老人进行批评教育;如果有两次的话,我们会取消老人居家养老服务。

针对养老服务社会机构

将引入第三方满意度调查

(视频)上城区东平巷社区张大伯:社区每个月给16张居家养老服务券(每张1小时服务时间),现在服务员一周上门一次,只提供1小时50分钟服务,却要收取4张券。

余岱:我们对各区居家养老服务的结算是有要求的,其中一个就是群众满意度必须达到85%才可以履行合同,达不到85%的要酌情扣减结付资金,去年就有个区清退了一个投诉较多的社会组织。下一步,我们考虑引入第三方满意度调查。

(记者注:老人对政府购买的居家养老服务不满意的,可直接向各区民政局投诉。)

公述民评活动之前,也有不少读者通过快报热线85100000提出了很多跟养老相关的实际问题。我们选了几个问题带到了现场,请相关部门解答。

第三福利院物价方案正在制订

年底力争对外开放第一批100张床位

倪先生问:丁桥镇丁桥福利院(注:杭州市第三福利院)正在建造中,现已有老年人报名预约,但实际费用仍未出台,本来说报名以后要进行评估、评估以后才能决定我能不能住进去,我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接到电话,我想替大家问一下,到底这个福利院什么时候开?费用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出台,卡在哪个部门了?

余岱:第三福利院将是杭州政府投资养老院收费定价机制改革试点单位,年底之前将会开放,第一批老人通过评估之后将入住。

社会福利处工作人员:第三福利院的物价方案正在制订中,还需要征求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意见,年底力争对外开放第一批床位,预计100张。

对此,第三福利院会请第三方对已经报名预约的老人进行评估,通过评估的老人根据分数高低确定入住先后。评估内容包括生活能力、认知能力、年龄、生活条件、特殊贡献等主要参数,并根据老人的认知能力,分为自理老人和特护老人两类评估。

我住在良渚为什么不能装紧急呼叫器?

李奶奶问:我们俩是90多岁的老人,我老头子有冠心病、肺气肿,经常要抢救的,子女又不在身边。其他人家里都装上了紧急呼叫器,但是我们还没有,我这里是良渚,说是我们太边缘了,不给我们装,请帮我了解下,为什么我们这里不能装?

杭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工作人员:杭州主城区正在建智慧养老平台,目前各区正陆续向符合条件的老人发放紧急呼叫终端,但是余杭、萧山不在主城区范围内。

目前呼叫终端发放的范围是80岁以上老人和70岁以上孤寡、独居、空巢老人。每个区启动发放的时间有先后,像江干区已经启动了,每个楼道上都贴有通知,告知符合条件的老人可以去社区申请。

余杭区民政局社会救济科工作人员:余杭2012年开始免费发放一键通老年手机,但没有紧急呼叫器。

免费发放对象为80周岁以上的或是60周岁以上患病的余杭户籍老人,可能过申请和评估后领取。老人拿到这个手机以后,有什么需求按一键就可以连通到96345便民呼叫中心。

目前来看,今年申请的余杭老人不多。如果李奶奶是余杭户籍,她可以通过社区申请领取一键通手机。

环保部官员涉多次受贿:为检查组买化妆环保部一处长涉贿案二审开庭 被告人坚人民日报:中国周边外交步入新一轮活跃东道主波兰被指阻碍气候谈判遭“化石奖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提醒要稳妥投资曼德拉外孙女自传披露童年时曾遭到性虐中国外交将进欧洲季 打造中欧合作升级武汉规定领导干部不能为地方活动或部门东道主波兰被指阻碍气候谈判遭“化石奖华沙气候大会面临艰难谈判 舆论称或无内蒙古包头市官员无故缺席会议被免职日本拟首次扩编陆上自卫队 日媒称为应泰国会上院驳回大赦法案 反对党呼吁全美国政府统计称赴美留学生人数中国学生北京一城管称对孩子眼神没抵抗力 弃扣安倍内政外交均乏善可陈 紧锣密鼓加速普京访越韩展友谊 专家称俄外交重点转“气功大师”王林在香港购豪宅 斥资3合肥检方用测谎仪反腐 贪官自信来测谎11月12日幸运日:美国新人忙结婚匈牙利总统表示匈牙利和新加坡应加强合中美夏威夷军演:演练第三国地震两国联广东官员访澳洲被控“指奸”女生 回国北京拟发展20万辆电动汽车 雾霾天或11月12日幸运日:美国新人忙结婚“双11”狂欢背后:隐藏“定价心理战人大回应语文变选修:加强教学针对性 人大回应汉语改选修质疑:不等于弱化母比利时老妇暗恋同性恋首相“中招”互联法国内政部长因罗姆人言论被告上法庭美华人27城示威抗议辱华节目 吁种族国家邮政局:“双十一”前将督导防快递人民日报曝陆军第12集团军一战士训练以色列将在东耶路撒冷新建1500个犹农业部回应转基因大米动物试验:旨在科候选院士举报同行后退出增选续:被举报日产30万生产线停10多天 水龙头老美称被捕基地成员送至纽约 曾被控袭击俄罗斯前副防长被正式任命为俄航天署署日本流行混浴 年轻女性成“蛰伏鳄鱼”浙江高速现35公里长车队 乘客堵车无夏宝文:巴生港产业中心为企业提供一条法国法院裁定维持对萨科齐等政治献金案福岛核电站背后还有多少谎言?1名韩国男子企图游往朝鲜 被韩方士兵芝加哥农产品期价12日涨跌互现贝嫂维多利亚在美国自行车被偷【组图】父母因车祸重伤 17岁女儿夜敲160新加坡男子花近40万美元搜集6000义乌小女孩意外被砖砸伤 行凶者故意伤